我穿了一件民族風的裙子,裙襬張開大到可以容納五個小孩在裡頭玩躲貓貓,跳起舞來急速旋轉的裙襬可以把人甩到一公里外,為了不喧賓奪主,我搭了一件黑色上衣,讓所有的讚美都留給下裙襬。一旁的室友們已經拿著相機和小孩們親吻合照,我也趕快抓了幾個孩子湊湊熱鬧。

剛才一進門時,滿桌的豐盛菜餚讓我看傻了眼,橄欖、淡菜、培根蘆筍、小羊排、煙燻火腿,各種甜品與香檳、葡萄酒、汽水,這些還只是前菜而已,而我已經塞的滿嘴都是起司,感覺食物快擠到了喉嚨。稍早,我還一口氣親吻了19個小孩,感覺自己就像是黛安娜王妃一樣。外頭是冷冽的低溫,孩子們送上的臉頰冰冰涼涼的,這大概是我在法國破親吻人數紀錄的一次。

雖然要把法路奇亞夫婦一家35個人聚集起來並不困難,但是聖誕節還是給了他們一個互相分享更多肉麻與親吻的機會,而且這一天每個人的口裡都像吃了許多蜜一樣,甜的不得了。

 

 

********

從蒙貝利埃回到格勒諾布爾後,我幸運地住進了法路奇亞夫婦的寄宿家庭,他們是一對年邁的老夫妻,住在離格勒諾布爾不遠的郊區,名叫多梅內(Domène)的小鎮,從那兒坐公車到格勒諾布爾大學很近。沿途有一段田野風光,牛隻羊群吃著草的畫面經常在我眼前呼嘯而過。

老夫婦的房子已有十年之久,但是保養的很好,有前院,後花園以及堆放大型工具的倉庫,除了法路奇亞夫婦的房間之外,還有三個空房,我搬進去的第一年時有一個中國女孩是我的室友,第二年時換成了另外兩個中國女孩。

法路奇亞夫婦擁有七個兒女和一隻名叫杰西的約克夏老狗,他們的兒女又各自成家立業,整個家族枝開散葉,當時替法國製造了19個國家未來棟樑。老夫婦的七個兒女經常在週末時輪番來探望他們,有時一家六口來訪已經相當熱鬧,房子都快被小孩炸開。有時則是三個子女再加上子孫,在每個週末如常歡聚,幾乎沒有例外。我和室友習慣了這樣的家庭聚會,樂於和他們一起享用週日大餐,更喜歡被小孩們包圍親吻,孩子們總是用好奇的眼神打量我們,彷彿我們是來自另一個星球的生物。法路奇亞夫婦就像我所認識的多數法國人一樣,認為家人是最重要的。

 
從我房間望出去的景色,綿延山峰。


寄宿家庭後院

 
法路奇亞夫婦
 

********

家庭成員多到塞不進房子裡的時候,法路奇亞夫婦決定在聖誕節時租一個大型宴會空間,好讓全家大小舒服的在其中用餐跳舞。

小蘿拉這天穿上了紫紅色的小旗袍,上頭還有中國刺繡,金髮藍眼的她是個小美人,可是脾氣卻不怎麼好。她的媽媽也是一頭金髮藍眼珠,俐落的短髮像極了愛爾蘭搖滾樂團小紅莓的主唱Dolores。蘿拉今天這一身中國小旗袍吸引了大家的目光,早知道我應該拿出高叉旗袍和她一較高下的。

全場最小的孩子是出生才幾個月的寶寶,他的父母今天也拚了,把他的頭髮高高梳起,就像貝克漢那個舉世聞名的髪型一樣。克里斯多夫的穿著也很奇特,他穿了一件上頭有中國水墨畫的襯衫,一隻黃色老虎從潑墨山水中走出來。平安夜這晚,眾人的打扮都有點兒不一樣,全託聖誕節的福。

  

大人們全都坐在狹長型的餐桌旁,第一個座位和最後一個座位中間大概隔了一條英吉利海峽那麼遠,餐桌中間擺了一些禮物,每個位置上放了一頂紅色聖誕帽。我記得當天主餐吃了鵝肝醬、生蠔、鮭魚肉片等,那是我第一次品嘗味道鮮美的法國鵝肝醬。除了餐桌上琳琅滿目的食物很可觀外,堆積如山的禮物更是奪人眼目,我大概需要花十年的時間才能蒐集到這麼多禮物吧!難怪西方人早在三個月前就開始籌劃著聖誕節的到來,這件事情非同小可,孩子們期待的眼神說明了這一切。

現在,還不到禮物揭曉的那一刻,大人們擄獲兒童芳心的詭計還沒上演,我和室友一逮到機會就抱著孩子拍照;青春期的女孩子們在聊天;男孩子躲在角落玩著電動遊戲;幾隻像小鴨子般的幼兒跟在大一點的哥哥姐姐屁股後頭走;他們的父母則是馬不停蹄的解決著桌上的食物。

  

 

 

 

 

 

 

 

 

 

 

 

 

 

 

延伸閱讀: 

法國寄宿家庭生活(二)  
法國寄宿家庭生活(三) 與法路奇亞夫婦的那些日子 
  

本篇為《一個人學會的法式溫柔》- Verna留法回憶錄系列文章   

---------- 一起 掏靈感。享生活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奶與蜜花園 靈感生活誌

奶與蜜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