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奶與蜜花園!花園主人:Verna
我認為「生活美學」即面對生活的態度是美的。自留法回國後便醉心創造質感人生與推廣生活美學,但不願一人獨樂,希望成為傳達感動與愛的媒介。喜歡在日常裡挖掘靈感。 如果你對旅遊法國有疑問,歡迎詢問,verna能回答的盡力幫忙。 【部落格文字與圖片請勿任意轉載】連絡 : francefans@pixnet.net

魚翅島的溫柔就是樸實的打開它自己,

什麼都沒有-連ㄧ棵樹都沒有;卻也什麼都有-一個古老而難解的謎。
它說『矇管盡頭不盡頭的,請好好珍惜我們相遇的時光。』

DSC00544-tiltshift-1.jpg

如果到了世界的盡頭,你想做什麼呢?是把自己的祕密埋藏進一棵樹裡,永遠沒有人知道;還是寫一封信,放進玻璃瓶中,任由瓶中信漂流至世界的另ㄧ頭?

世界的盡頭如果是一座小島,島上必定住著神靈與多彩繽紛的花朵、異常高大的蕨類,夜晚螢火蟲螢光飛舞,或許還有飛翔在空中,有著七彩翅膀的彩虹鳥,喔,還有還有,那裡的人必定說著我聽不懂的語言,身上穿著葉子做成的衣服吧!

『世界的盡頭說不定就像伊甸園那樣!』我的心已經盡情馳騁在幻想當中了...

有著『世界的盡頭』的封號,Île de Sein是我此行的目的地。它是法國西邊一座全長只有兩公里大的小島,地處布列塔尼(Bretagne)最西邊的非尼斯泰爾省(Finistère)Fini有結束的意思,tère音同terre-土地,意味著『世界的盡頭』,遠在西端的Île de Sein也就成了名符其實的"天涯海角"

 

C'est une île hors du monde, hors du temps...l'île de Sein est un lieu unique au bout de la Bretagne .
-- 這是在世界之外,時間之外的島嶼,Île de Sein是這麼一個獨一無二的地方,布列塔尼的盡頭。

 

有段文字這麼形容著Île de Sein

島嶼在我心中,一直都是浪漫的代名詞。我想去看看世界的盡頭!

 

帶著我的浪漫細胞和住在坎佩爾(Quimper)的朋友Margot,我們就這樣出發了。

Margot是我台灣的朋友,在坎佩爾攻讀美術學院,是個天生的藝術家,也是一個生活美學家,熱愛大自然以及小動物。她會帶著我去坎佩爾市場裡找尋好吃又健康的傳統可麗餅,美味可口的麵包店隱身於市區裡哪個轉角,哪兒又有好喝的咖啡屋,非常認真生活在坎佩爾的Margo都一清二楚。MargotÎle de Sein因為島嶼形狀就像是魚的骨頭,所以也叫做魚翅島。

前往魚翅島的唯一方法是搭承渡輪,在坎佩爾(Quimper)的南方Sainte-Evette港口處,全年皆可購買前往布列塔尼附近小島的船票,從港口出發到達魚翅島的航行時間大概為一個小時。

 

尚未抵達世界盡頭之前,我和Margot兩人早已在船上暈的不醒人事。以為自己會愉快優雅地站在甲板上吹吹海風,卻忘了我是那種連浮潛在海面上都會暈海的人,畢竟不容易有搭船的經驗,所以什麼防護措施也沒有的就上了船。船上每張座椅前方都備有小塑膠袋,前往小島要付出的代價顯而易見,這些塑膠袋其實就是嘔吐袋,細心的船方竟然連這點都考慮到了,法國在觀光旅遊上的用心,時刻體現在這些枝微末節中。今天的浪潮很大,船身在航行的海面上載浮載沈一陣上吐下瀉,我與Margot的景況,只能以潦倒來形容,還來不及調整完美的姿態時,陸地的影子近了。我跟Margot兩人帶著仍舊眩目不已的頭腦下了大船,步入小島的土地。從海上一路顛簸而來,好似航行過世界的邊緣來到此地,即便雙腳已踏在堅實的土地上,風裡有洋洋大海的味道,我的腦袋依然浮沈在方才的海浪中,或許是驚嚇過頭了,魚翅島給我的見面禮-暈船後遺症,上岸後仍持續了兩小時之久啊!

 

無論如何,暈眩踉倉總算換來島上雅緻風光的撫慰。

 

面海佇立的一整排小屋子像極了童話故事裡的小矮房,活潑的天空藍與清亮的檸檬黃爬滿牆面,如果從海上望過來,這裡大概是亮點吧!添增了島嶼活絡的氣氛。趴在岸邊做日光浴的老狗,享受陽光都來不及了,哪得空閒瞧我們一眼,牠睡牠的,我按我的快門。

 

DSC00544-tiltshift-1.jpg  

 

島上禁止行車及任何交通工具,唯一能使用的就是兩條腿。當然了,想想在這一丁點大的小島上,要是還出現現代機械化交通工具,那有多殺風景。在島上生活的人們,不需花時間搭地鐵,也不必把生命停留在等紅綠燈這件事情上。徒步當然是最適合認識小島的方式,就是因為它地處偏遠,讓從巴黎遠道而來的我,在這裡自然地卸下彼得潘的狀態,不必戰鬥,不必騰空飛翔,不必時刻盯著目標,只要慢慢地走,不需要地圖,小島的風貌逐步地在眼前展開。

我們在船舶停岸不遠處的餐廳用餐,當中都是一同搭船過來觀光的遊客,大家會選在同一家餐聽吃飯,是因為島上許多店家打著休息不營業的招牌,我打從心裡佩服,『要是在台灣,何時有遊客,何時就有生意可做。不做生意的話,遊客也會覺得敗興而歸吧!』法國人就是法國人,自己過什麼樣的生活最重要,週末關起門,在自家後院曬太陽是奉行不悖的圭臬,哪管遊客們是為著什麼而來的呢!我猜想他們的表情一定是『我才不買什麼世界盡頭的帳,要的話,你們多花點時間步行到島嶼的盡頭吧!』這麼想的時候,我真是感謝那些寧願在家曬太陽,也不願做生意的店家,保留了島上最自然的沈靜畫面。島民的作息並不因為遊客而有所改變,就時間就是金錢的觀念來說,他們無疑是最富有的人了。

如果我查的資料正確無誤的話,魚翅島的人口在2011年時只有大約三百人,而這個數目在1936年曾高達一千三百多人,數十年下來,魚翅島肯定也有人口老化的問題,年輕人大都前往都市發展,對於青少年來說,這樣的小島無法孵育出夢想,海洋另一端的大陸上才有值得追尋的未來。魚翅島也難逃面臨青壯人口外移的問題,一如世界其他偏遠地區,每每想到此,我便懷疑一座孤立的小島如何一代又一代地傳承綿延歷史呢?

 

然而,大地總是有辦法將美好延續下去。

 

居民們世世代代靠收集雨水、海藻和捕撈扇貝、龍蝦等自給自足的方式謀生。這不就是靠信心而活嗎?相信大地會源源不絕地供應他們的所需,得有足夠的信心啊!生命絕不是要終日憂慮吃甚麼,喝什麼,島上的居民就這麼和平地與大海共處,靠天吃飯,不做竭盡觀光資源的事情,溫溫柔柔地對待他們賴以為生的土地。魚翅島上的生命,就這麼逐代地更新變化著。

 

 DSC00533.JPG  

 

布列塔尼省有著獨塑風格的景觀,我們來到魚翅島並非期待它有遺世獨立的美景,倘若如此,那倒可前往其他觀光名勝像是諾曼第的聖米歇爾山(Mont-Sanit-Michel),或是聖馬洛(Saint-Malo)古老港口城市這樣的地方。旅行地點的盛名與否經常不是我選擇該地的原因,我喜歡尋著直覺前往,一旦決定地點就不輕易抱怨,我知道,旅行途中發生的事件都將化為生命的能量。

我們踩著怡然自得的腳步,巷弄間的孤寂小徑每走到盡頭又是另一個開頭,讓我想起一句話「The best is yet to come」-最好的還在後頭呢!

魚翅島雖然很小,群聚而居建構起的一條條狹小巷弄彷彿迷宮,一個轉彎迎來一棟雅致白色民宅;拐一個巷走,一隻家貓忽地跳上圍籬,一同上岸來的遊客們,此時大都樂於迷失在某條巷道中吧!島嶼上沒有樹木,因為經常遭受強勁海風侵襲的關係,使得樹木無法在此順利生長。即使如此,島上的綠色可不缺席,居民們努力地在自家環境中植栽,教堂周圍亦佈滿青翠如茵的大片草地,大地該有的顏色,這裡毫無匱乏,如果不稍加留意,其實沒有人知道樹木並不存在於島上吧!


這也算是一種獨有的缺乏吶!

 

DSC00548W-tiltshift-1.jpg   

 

我們穿梭又穿梭於巷弄間,來到了島上唯一一家診所,為了解決暈船後遺症,決定進去看看能否找到幫助,熱情的醫生給了我暈船藥,讓我在回程時可以先服用,免得將見面禮帶回家變成紀念品。這也是頭一次遇到在旅行當中,需要進到診所求助的經驗,旅行時會發生甚麼碰撞真是無法預料。雖然我頭暈的想砸掉自己的腦袋,卻因為這個經歷前所未有,使得日後只要提到搭船旅遊的話題,魚翅島總會被我拿出來回憶一番。

 

島上有兩座巨石遺跡,靜幽幽地豎立在教堂外邊的草地上,這樣的豎形石(Menhirs)在法國布列塔尼以及諾曼第一帶總帶著宗教神祕色彩,巨石究竟從哪裡來?從什麼時候存在?等等令人匪夷所思的問題,大概是怎麼也找不到答案了,但巨石遺跡說明了一件事實,便是魚翅島存在已久,可以推論到史前世紀,它證明了人類在遙遠的時空中,曾經存在的痕跡。想到巨石的年齡,是以數十個世紀組成的數字,渺小的我只得肅然起敬。巨石的形成還有另一種說法,傳說喜歡跳舞的巨人們,經常為人們帶來歡笑,卻在一次毫無預警的瞬間,僵化成為巨石群。真是個美麗而悲傷的傳說,倘若如此,那麼魚翅島這兩座相互依偎的豎形石跳的必定是雙人華爾滋舞曲,舞姿柔情婉約,步伐畫意詩情。它們是世界遠古歷史拼圖中的一塊,人們相信,這些散落在世界各個角落的拼圖,能幫助我們瞭解人類存在的本質。

 

『怎麼正好是一對呢?』這兩個巨石與英國的巨石陣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但是它們卻既不貪婪也不張揚地成為島嶼上難得的景象,我相信巨石攜帶著龐大的遠古記憶,見證過無數美好而悲壯的歷史,參與過歷代的崛起與更迭。原來魚翅島早已有屬於自己的祕密,是一個古老而難解的謎。來到世界的盡頭,卻與世界的起源相遇,魚翅島上的須臾與永恆,千年如一日。

 

 DSC00549.JPG  

 

魚翅島還會施行魔法,它讓時間的概念變得不重要,我想起看過的那句話『這是在世界之外,時間之外的島嶼』,帶著沈重暈眩的腦袋,眼前的一切竟在虛實之間,我們知道只有一個下午的時間能在島上探索,因為什麼旅遊攻略也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即興及隨意成為我們的旅遊羅盤,走到哪,哪裡就是景點。因為隨性,時間留給了輕盈的步伐,當然也因為隨性,到最後來不及走到島嶼另一端的燈塔處,最後只得遙望與之道別。

離開魚翅島時,想到一心滿懷期待地登陸小島,因著『天涯海角』,『世界的盡頭』這類字眼的加持,想像什麼彩虹鳥,高而又大的蕨類等等這些,我不禁紅了臉笑了出來。魚翅島終究沒叫我失望,這裡的生命並不璀璨,也不炫耀,它只是如實地展現永恆的溫柔,船隻逐漸遠離岸邊,我們就要離開這天涯海角,重返用引擎加上輪子取代雙腳的城市。島的影子越來越小,我拍下最後一張照片,也在腦海裡儲存珍貴的印記,我不會忘記島嶼上堅強的燈塔,溫柔地指引船隻航行方向;也不會忘記永恆的豎形石,終日安靜的等你來擁抱。

 

DSC00546.JPG  

 

本篇為《一個人學會的法式溫柔》- Verna留法回憶錄系列文章

關於在法國旅行:
[VOYAGE] 在Rouen盧昂遇見莫內及貞德 
跳蚤市集-懷舊正在大肆喧囂 

 

---------- 一起 掏靈感。享生活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奶與蜜花園 靈感生活誌

奶與蜜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蘇伶
  • 很美的小島,置身在這個島,大概會有時間就此停留的錯覺吧?
  • 是啊 會有那種與世隔絕的感覺
    時間真的都沒什麼意義了

    奶與蜜花園 於 2014/05/10 17:0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