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西班牙,我還是激動不已的!

      西班牙是基督教,猶太教與伊斯蘭文化互相交融的國家,到處充滿了歷史的印記,每到一座城市,輝煌時代的斑駁痕跡,或古典,或氣派,或莊嚴,一個比一個璀璨眩目,整個西班牙就是個充滿驚奇寶藏的古老王國。

仔細數算一下,我前往伊比利半島的次數大概不下五次,算是拖愛情的福吧,當時的男友住在西班牙,為此,大大地犧牲掉了去其他國家旅行的機會。或許,被愛情這東西纏上時,任何的犧牲都是甜蜜的。

 

 巴塞隆納barcelona_10.JPG  

 

      第一次踏進西班牙,我與幾個朋友去到了巴塞隆納,我們計畫以簡單旅行的方式完成在外地過聖誕節以及跨年的心願。據說,巴塞隆納是個媚惑人心的城市–美麗的山海景觀與不可思議的高第建築,要小心,別愛上它!

     

      一到巴塞隆納令我馬上淪陷的竟是光顧的第一家餐廳,從此,我對西班牙飲食文化留下深刻印象。所謂抓住遊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就對了。那是一家專門吃tapas的小酒館,tapas意指西班牙的小菜,是從酒館發展出來的獨特飲食文化,說簡單點,就是飲酒時的下酒菜,因此份量通常不多,各式小菜都是小小一盤碟子,種類卻很繁多。烤乳豬(cochinillo asado)、烤乳羊(cordero)、海鮮湯(sopa de marisco)、生火腿(jamon)、西班牙海鮮燴飯(paella)等搭配上水果雞尾酒(sangria),平時對吃一向不怎麼在意的我,這一餐讓我從此愛上tapas,願意過那種只有tapas就可以生活的日子。會這麼喜愛,大概是因為tapas文化類似台灣的小吃,火烤、油炸的烹煮方式很對台灣人的胃口,畢竟在那之前,住在法國的我很少有機會這樣大快朵頤。

      我認為最快認識西班牙文化的方式,就是在酒館裡享受tapas,從喝酒的氣氛中感受西班牙式熱情。

 

  
滿桌豐盛的tapas,我愛極了西班牙酒館小吃

 

      巴塞隆納市區裡最熱鬧的街道是蘭布拉大道(la rambla),這條由數段小路組成的街道像個搔首弄姿的婦人,處處吸引外來客的目光。走在蘭布拉大道上你可以看見許多打扮入時的男女,街道兩旁的街頭藝人比比皆是,個個拿出看家本領要讓遊客掏出小費。待在巴塞隆納的那幾天,我們經常往返蘭布拉大道,不論白天或夜晚,街頭藝人從不歇息,讓我幾乎要以為他們真的是以街頭為家了。

沿著蘭布拉大道往南走可以抵達貝爾港(port vell),再走1525分鐘便是美麗的海灘,在那之前哥倫布紀念碑(monument a colon)會先出現在眼前,來到巴塞隆納不知道該往哪裡走時,先找到蘭布拉大道準沒錯。

 

  

 

sshot-2    

 

巴塞隆納的驚奇就藏在高第路線之中

 

      如果旅行者沒那麼多時間停留在巴塞隆納,只能待一天甚至幾個小時走馬看花的話,我會建議直接走『高第路線』,去探訪這個西班牙建築天才的偉大作品。最推薦喜歡藝術以及獨特建築肌理的遊客前往。尋著『高第路線』走,來到巴塞隆納最耀眼的寶藏-聖家堂(templo d ela sagrada familia),我們在對面的肯德雞用餐,一邊望著神工鬼斧般的工藝,一邊大啖炸雞腿,充滿了後現代的極致享受。十九世紀就存在的聖家堂搭配上二十世紀的肯德雞,的確是旅行時新奇的碰撞,美味變得逸趣橫生。

      聖家堂的美早已不是秘密,但只有親自站在它腳下時,才能感受什麼是真正的曠世巨作。我還記得那一刻以為自己到了電影『魔戒』的奇幻世界裡頭,如果說這裡突然出現精靈或是半獸人,那可是一點也不令人意外,真正的神父穿著長袍走在聖家堂裡頭反倒奇怪,總希望神父或許可以披個盔甲,拿把寶劍之類的。遊客到此不免倍感掃興的發現建築用的鋼架長期以來已成為聖家堂的背景之一,原因是這座從一八八二年即開始動工的教堂,其工程之浩大至今尚未峻工。也因為這點令世人無不懾懾稱奇,甚至在高第不幸過世後,他的遺體還被安放在地下墓室,精神骸骨一直守望著聖家堂!這個驚人的世紀之作,旅行者最好能夠在白天及夜晚時分別前往,有著藍天晴空為背景的聖家堂肅穆莊嚴,到了夜晚披覆上一層神祕的面紗,猶有穿越時空的幻覺。

      奎爾公園(park guell)是另一項高第的傳奇之作,如果說聖家堂是電影『魔戒』的場景,那麼奎爾公園的碉堡處就是最適合『摩登原始人』拍攝的地點。公園裡那座以石塊築砌而成的環狀碉堡,加上熱帶植物仙人掌點綴其中,與活像原始人使用的狼牙棒狀的柱子,在在都讓人有如置身於沙漠荒原之中。碉堡個頭之大,顯示出人類的渺小,實在很難想像這會出現在現代城市裡頭。奎爾公園位於小山丘上,因著地利之便而能俯瞰城市風景,在波浪長椅廣場最能飽覽巴塞隆納城市的風貌。高第將他喜歡的馬賽克陶瓷素材,五顏六色地點綴在各個角落,使得奎爾公園充滿了南國的悠然情調,入口處的變色龍立體噴泉是遊人最喜歡留影拍照的場景,它的存在說明了奎爾公園是一座充滿驚奇的遊樂園。

  

sshot-3

   

 

      相距僅三個街區的巴特婁之家(Casa BatillÓ)與米拉之家(Casa Milà)就座落在格拉西亞(Passeig de Gracia)要道上,與旁邊的大樓形成突兀的對比。巴特婁之家外觀之浪漫,彷彿一名從深海走出來的神祕女子,由馬賽克磁磚裝飾外牆,被喻為高第最美麗之作。我曾經查詢巴特婁之家的資料,發現高第的靈感是來自聖喬治屠龍的故事,整座公寓就是一隻龍的化身,無論室內室外、頂樓陽台,處處都能發現象徵龍的造型,巴特婁之家因之帶著濃厚的神話風采。就算多年之後,這棟建築物的浪漫外觀仍然叫我難忘。仔細觀察高第建築都有個共通點,那就是直線之外的驚喜,很難在他所設計的建築物中發現筆直的線條,這也是為什麼巴塞隆納是這麼活潑的城市原因之一。

      相較於巴特婁之家,米拉之家更顯得風格詭蹫,有人形容它是外星採石場。拜訪過免費參觀的六樓、頂樓和屋頂陽台後,便知道為什麼有這樣的形容詞了。頂樓上造型獨特的煙囪及通風塔,很難不讓人聯想到帶著盔甲的外星客。高第驚人的想像力賦予了這座公寓奇妙的語言,它彷彿會說話,又彷彿來自於另一個星球,難怪米拉之家要出現在小說《阿特米斯奇幻歷險》( Artemis Fowl and the Lost Colony )中了。我相信要是過了一百年,米拉之家仍舊是風格迥異,自成格局的地標吧!

 

sshot-4    

巴特婁之家  

 

 

米拉之家 

 

有任務的跨年:一起吞葡萄許願吧!

 

      在白日充份耗盡體力,欣賞高地建築的千萬風情之後,我和朋友一行人帶著緊張期待的心情迎接跨年之夜。

      據說西班牙人跨年時一定要吃葡萄應景,跟著新年十二點整的十二個鐘響聲,吞下十二顆葡萄,同時還得不疾不徐地許下十二個願望。聽聞這個習俗,我和友人搖頭直嚷
這不就是個有任務的跨年之夜嗎?” 為此,我們個個準備好十二顆葡萄,不多也不少,並在倒數之前在心中重複演練著吃葡萄許願望的動作。

     跨年夜,市政府廣場前早已湧入等待的民眾,夜夜笙歌的巴塞隆納今夜更是高唱我不回家。華燈初上時,來自四面八方的遊客便紛紛出籠,在選定的餐廳中享用跨年大餐。我們女孩們戴起稍早在街頭贈送行人的綠色聖誕帽,男孩們看了,則是敬謝不敏直說不想戴綠帽子,一夥人抓緊時間走上早已如戰場的街道,此時手握著啤酒到處閒晃的人們已不在警察的控制範圍之中,跨年這一天,連律法也喝的醉醺醺了吧!

     隨著午夜的逼近,人群開始鼓譟不安,我們緊盯著市政府斗大的鐘樓瞧,遠方倒數的聲音此起彼落,『咦,時間好像還沒到呀!』,失去耐心的人們不知是惡作劇或是心裡作祟,打亂著應有的倒數節奏。然後,我們在環伺四周確定已經進入倒數的氣氛中,踉愴地迎接新的一年,也不管彼此認識與否,大夥互道新年快樂,互相問著『你許了多少個願望?』。最後,只有一個人能夠完全依照節奏,順利吞下十二顆葡萄,同時還許完了所有的願望,這個跨年任務也還算是圓滿結束。

 

 

走訪巴塞隆納,還可就近坐火車前往費格拉斯(Figueres)小城去參觀達利美術館。費格拉斯是達利出生的地方,美術館的前身則是一座老戲院。

只為了一座美術館值得專程前往嗎? 答案是肯定的,你會在此充分感受到這位超現實主義藝術家的瘋狂與創意,讓整個旅程的奇幻指數又多添幾筆。

 

 

 

      巴塞隆納是我所看過最奔放,最活絡的城市,這裡有充滿創意的手作人;夜晚喝到爛醉的年輕人;一天到晚吞雲吐霧的女人;與喜歡到處塗鴉的創意人。

巴塞隆納的空氣搖曳著自由奔放的芬芳,巴塞隆納的線條永遠在直線之外的驚喜,它是一切都有可能發生的城市。

    

     巴塞隆納之旅就像這個城市本身一樣,值得讓人細細品味。

 

 

 本篇為《一個人學會的法式溫柔》- Verna留法回憶錄系列文章

 

---------- 一起 掏靈感。享生活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奶與蜜花園 靈感生活誌

奶與蜜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