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的日子猶如一場慶典,人們用期待與敬畏的心靈祭拜,等候這頭怪獸的降臨能夠帶來祝福,而不要帶來災難。

在它敞開的波瀾壯闊中,只需要信任、交付與溫柔的對待。

 

 4b2de11ea94a8.jpg  
  

 

實在太喜歡下雪了,和我一樣身為亞熱帶居民的你一定也會同意的吧!

為什麼我們這麼喜歡下雪?反覆思想,浪漫兩字浮現腦海。雪讓人們聯想到麋鹿、聖誕節,雪與許多童話故事有關,雪這個字寫起來很美......。雪就好像一份大地給的禮物,尤其對於難得下雪的台灣來說,還是一份稀有珍貴的禮物。

在法國生活的日子,使我更認識雪的質地與個性,我發現浪漫只是它其中一個面貌。

 

每到冬天,對雪的期待隨著氣溫驟降而升高。在格勒諾布爾(Grenoble)的接待家庭中,我的房間裡有一扇木頭框架的窗,窗戶外仍有一道窗戶,為的是加強保暖。快要下雪的日子,我會比平時更加留意新聞內容,這種心情就像迎接一年只能見幾次面的情人。新聞說氣溫還不夠低,我就會在心裡默念『再低一點,再低一點...

 

『六角結晶怪獸快來吧!』

 

4b2de198dfd4d.jpg  

 

 

六角結晶怪獸是我對雪的稱呼。

每一片雪花都擁有六角形對稱結構,而且沒有兩片雪花是完全相同的。多麼浪漫的說法,每一片雪花代表著獨一無二。

我住的這一帶位於格勒諾布爾的市郊,夜晚除了法路奇亞先生的打呼聲以及稀稀簌簌的蟲鳴聲外,安靜的一塌糊塗。從窗戶望出去,昏黃色的路燈照亮了周圍孤單的地面,路燈照顧不到的範圍則是籠罩在漆黑之中。

 

這一夜,六角結晶怪獸來了...


它們悄悄地從雲層落下,好似走路無聲的竊賊。我讓平時深夜緊閉的窗戶敞開,一股寒意馬上往臉頰直撲而來,是帶著雪花氣味的冰涼空氣,我看見雪花在飛,此時既做不了風雪夜歸人,索性在室內靜靜地看著細雪含蓄飄落,它們落在圍牆上、落在樹叢裡、落在路燈照亮的地面上、也落在周圍的漆黑當中。大地無聲的接應著皚皚白雪,我靠在窗邊看著這等景象,還真捨不得闔上窗戶就這麼睡去。如果真想看見整片白色天地的話,猜想也需要一些時間,我得耐著性子等待大地奇妙的工作。屋裡有剛沖泡的熱奶茶,keren Ann的輕音樂,這樣的午夜隆冬,我抱著期待沈沈入睡。

 

 

4b2de13fc36a3.jpg

 

 

4b2de159124fb.jpg  

 

隔天,一早醒來推開窗戶,一抹白皚天地馬上躍入眼簾,樹木變成玉樹瓊枝,到處都附上了白色的雪,這麼單純真實存在的白色世界,從沒有如此立體的呈現在我眼前。顧不得睡衣還穿著,我以跑百米的速度飛奔下樓,法路奇亞夫婦的孫子克里斯多夫正好來了,我指著窗外說『早安,昨晚下雪了,真漂亮。』,法路奇亞太太笑的合不攏嘴,他們已經在吃早餐了,『早安,下雪很美吧?』話沒說完,我趕忙衝上房間拿相機,又一頭栽進後花園裡捕捉這整片難得的質樸景象。後花園平時是一片翠綠色的大草皮,這時候,白色變成了主角,成了屬天最溫柔的覆蓋。

 

稍早,室友和克里斯多夫堆了一尊小雪人,給它戴上帽子,裹了條圍巾,活靈活現地站在矮牆上。我們開始在院子裡堆起雪球,還不免俗的在雪地上寫起名字,證明了自己參與過這場白色盛宴。接著,其他孩子來了,克里斯多夫與他們屋內屋外追著跑,打起雪仗,下雪讓他們很開心。

 


100-0012_IMG.JPG  
克里斯多夫高興的跟雪人合影

 

 一旁的法路奇亞先生看著我們,咧嘴而笑,拾起地上的白雪,作勢要加入戰局,一副老頑童模樣。

 

六角結晶怪獸終於來了,這個冬天總算完整了。

 

 

 

 本篇為《一個人學會的法式溫柔》- Verna留法回憶錄系列文章

 

延伸閱讀 :

語言學校 - 完美並不存在的地方 

語言學校 - 世界溫柔共和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奶與蜜花園 靈感生活誌

奶與蜜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