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法國,我最初的安排是上三個月的語言學校,如果不在那裡來個魔鬼訓練,只憑大學四年的功夫底子,怕還是無法在法國大學裡游刃有餘。當初只是為了加強法文而進了語言學校,卻發現這個決定是使得日後留學生活充滿信心的原因之ㄧ。一直到多年過後,我仍然深覺這趟洗禮極為重要,那是一段非常單純而快樂的生活。

我的語言學校是Grenoble格勒諾布爾大學附設的CUEF語言中心,在這之前,沒有任何遊學經歷能夠幫助我消除不安,或是壓抑內心滿載的期待,我以一個全新的姿態來面對這個未知,一切從零開始。

DSC01788  
Grenoble格勒諾布爾大學校園一景

進語言學校只要按照申請步驟、備妥資料、正常繳費就行了,最後ㄧ道程序才是針對語言程度的分級試驗,分別經過筆試及口試,依每個人的程度進行分班。口試老師大致上會問些生活化的問題,諸如你從哪裡來,喜歡做什麼,來法國的目的為何等等,就好像你去菜市場買菜,老闆跟你寒暄幾句,問問你最近過得如何,家裡人健康與否這樣輕鬆的對話,總之,他們的目的不是審問你,而是看你的法文有多菜,好讓他們決定把你交給誰整頓一下。分級結果不一定完全準確,可能比氣象報導的準確度還差一點。有的人被分到程度太過簡單的班級,也有人莫名其妙進入高級程度班,而我,正好這兩種經驗都有過。

猶記得頭一次被分到高級程度班,上了ㄧ兩次課程後發現裡頭臥虎藏龍,同學個個是九官鳥家族,不是來自拉丁美洲,就是從德國、義大利來的,當中的墨西哥青年說起法文不費吹灰之力,連口音極重的土耳其男孩都能滔滔不絕,這讓我好生忌妒,唯有我頂著一付東方臉孔,夾雜在眾人之間,竟自覺得突兀起來。相形之下,程度稍嫌不足的我也只能硬拼硬幹,好幾次內心大嘆「這些人還需要來學法文嗎?他們定是來折磨我的吧!」、「他們為什麼不去海灘上坐著享受日光浴就好呢?」,糟糕的是,當我這麼想的時候,情況並沒有改善,我和同學之間彷彿兩條平行線各自前往不同的方向,他們去的方向叫做“愈臻完美”,而我卻屢屢搭著“每況愈下”的電車獨自駛去。下課時同學們聚集在一起有說有笑,我卻難掩黯然之情,獨坐在一旁懊惱「我的法文怎麼這麼差呢?」。

這種自我形象低落的戲碼持續上演了幾週,直到我看見語言學校裡的一切並非只有語言時才獲得緩解,我意識到並沒有人時時刻刻以程度的好壞來打量我這個人,沒有老師會拿著鞭子抽打學生的手說『這題為什麼不會?』,也沒有同學刻意嘲諷說『你的程度好差』。在語言學校裡,大家說著文法與發音毫不完美的法文,共同達到溝通的目的,在這裡,完美並不存在。這麼簡單的道理,當年如我,還是費了一番功夫才瞭解。

患有語言恐懼症的人,可千萬別讓語言障礙的魔咒澆熄你對自助旅行的渴望,你亦可大大織就出國留學的夢想。

 

你需要的,只是跨出那一步。

 

不由得你不信,在語言學校裡最好的方式就是用力玩,然後輕省學習。

 

『語言學校真的能學好語言嗎?』、『聽說在語言學校裡都是吃喝玩樂居多?』,這兩者是許多人曾有的疑問,我的經驗看來,語言學校是個結合學習與玩樂的地方,不過千萬不要把所有責任都丟給學校,因為只有自己才能決定這當中的比例。語言的學習如果太在乎考試成績或是課堂上的優異表現,必然落入“學習只是一種手段”的迷思。曾看過有人因為與他說話的對象法文程度太差,認為對自己語言的提升毫無幫助而拒絕與之交流,這麼做豈不是把世界阻擋於門外了嗎?如果對學習的本質認識不清,實在很容易與美好的東西失之交臂。
其實,法文的學習並不局限在教室裡,我所獲得的快樂學習經驗,包括和同學一起從事的各種活動,在咖啡館聊天;下課一起吃午餐;週末相約看電影;互相介紹彼此的朋友認識等等,學習及玩樂,相得益彰。與同學之間的情感越是融洽,對語言的助益也越大,這也是大部份的語言學校安排許多戶外參觀活動的原因。我在語言學校時,藉著學校所舉辦的戶外旅遊,而與同學一同遊歷過法國幾座城市,不僅增加對法國文化的瞭解,與同伴互動的關係上也大有斬獲。

 

好不容易到了國外,把心打開,就接受世界的愛吧!

 

本篇為《一個人學會的法式溫柔》- Verna留法回憶錄系列文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奶與蜜花園 靈感生活誌

奶與蜜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