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roshima mon amour.jpg

廣島之戀。Duras寫的劇本和對白。

對廣島的第一印象,竟是從”廣島之戀”這部電影而來。

殘缺的肢體,扭曲變形的臉孔,還有充滿腐敗氣味的屍身;男人和女人愛慾的交纏,汗水因為過度的糜爛而不斷地往下淌;生與死,頹廢和空寂,冷與熱…才不過開場的幾個鏡頭,不到一分鐘,我竟幾欲作嘔,胸口彷若被重擊,沉重的無法呼吸。

生命竟然可以如此脆弱,而人性卻可以如此無限地擴張;這就是Duras所擅長描寫的,她筆下的人物總是因此在受苦。

看著電影的同時我不能言語,直到現在我彷彿還能聞到那份森冷氣息。

為何書寫廣島?那裡的地底,躺滿了分不清的殘破枯骨與受傷的靈魂;那裡的時間,永遠靜止在原爆的那一刻。
也許因為在Duras的世界,近乎暴力形式的愛也足以將一個人的世界毀滅。
---------------------------------------------------------------------------------------------------------------------------------
女人不該愛上來自德國的情人。在亂世洪流裡,沒有所謂的個人命運,於是所有的法國子民,在二次大戰時期,都該選擇和德國對立。

他們的愛注定沒有結果,早在遠走他方之前,女人親眼看見男人受了槍傷,然後倒在她眼前。

眼淚。女人只能流著淚,一切沒有出口的,就成了眼淚。
然而那不是心靈昇華的一種方式,因為女人開始變的瘋狂。失去了愛情,她的世界從此分崩離析。
於是女人不斷的念著兩個人的對白,卻一個人獨舞。
慢慢,對白成了喃喃自語,腳步也逐漸凌亂。
「帶我走吧。」成了心底永遠無法實現的夢想。
----------------------------------------------------------------------------------------------------------------------------------
不過那畢竟都過去了,也許跟廣島的原爆一樣,終究會灰飛煙滅。
只留下燙傷的印記。

這些曾經震撼人心,改變一些人一輩子命運的,最後只成為紀錄片,每年到某個固定的日子就跳出來提醒,例如廣島原爆紀念。
時間將過去壓縮成一朵朵乾燥花般的記憶。

沒有什麼傷痛是過不去的,在時間巨輪的轉動下,你我不過是卑賤的螻蟻,那些事件也不過是細微的小刻痕。

女人的傷口終於還是好了,只留下細微的疤痕。
曾經被烈焰般燃燒著的,也只剩下灰燼。
但為什麼
那些層層疊疊的記憶
女人還是無法擦拭乾淨?

所有的人都有段過去,所有的人都背負著記憶。
但不是所有人都做出同樣的選擇,對於過去。

有人選擇活在當下,女人選擇活在回憶。
時間往前推移,而女人的世界永遠在靜止的那一點。
她和許多人走在相同的軌道,卻往不同的方向…

文 : W. J.



【推薦連結】
『廣島之戀』電影劇本可在博客來網路書店訂購
關於導演Alain Resnais及『廣島之戀』的延伸閱讀
google線上免費觀看『廣島之戀』原文電影搭配英文字幕

創作者介紹

奶與蜜花園 靈感生活誌

奶與蜜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